请让我安静的把牛逼吹完之系列四十三

2018-03-27 01:48

  整个工厂在半个月内疯狂的制作产品,比预计一个月的产量又超出半个月,厂长很是高兴,一声令下,食堂里准备猪肉白菜炖粉条,外加啤酒,所有人都可劲造。那一晚我跟老赵吃到实在塞不下任何东西为止,最后我俩仰着头慢慢走回宿舍,不敢打嗝,食物已经到了嗓子眼,回到宿舍后刚躺下又坐了起来,我俩撑的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,就出了宿舍在空荡荡的车间里溜溜达达,整个车间很安静,时不时地发出一些声响,能在空气中回荡很久,眼前的这一切在不太遥远的将来就会消失,取而代之的就是厂长大会中描绘的全自动化生产线,那是在里才能看到的生产线,大多机器都是白色的,自己能动,能吊起东西,那样的车间里很干净。

  我忽然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,新的一切到来后,我跟老赵不知道会不会跟眼前的这土了吧唧的一切随之而去。

  我跟老赵到现在也就会干点基本的体力活,面对厂长描绘的那一套东西,我内心隐隐有一丝恐惧。

  “要是走,你舍得Alice?”我脑子一抽,提出了老赵的痛处,在Alice陪伴刘思洋去美国后,老赵似乎跟忘了Alice一样,绝口不提。

  老赵这话让我想起来小丽,那不算是爱,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内容,比如牵手比如接吻,“我不太知道什么叫爱。”

  “我爱过她,这就够了,这就够了。”老赵又点上一直烟屁,看着车间大门外的夜空,深深吸了一口,默默地摇了摇头,“不想了,不想了,什么都不想了。”

  在很多年后我想起老赵这跟悲伤的诗人的这一幕,结合出家后跟慧明师傅学到那第一句“缘起缘灭缘自在,情深情浅不由人”,我就会微笑,笑纹从嘴角开始蔓延。老赵与Alice的算是灭了,老赵对Alice的爱所带来的悲伤也由不得自己控制。

  我感到深深的无趣,至少老赵还能说出自己爱过,我最多也就是女记者,或者小翠,陈秘就算了,她旁边有一个男人。

  我没有接老赵的话,是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,胃口一暖,困意袭来,我独自溜达回宿舍,昏昏睡去。

  第二天早上,老赵跟一条发情的狗一样欢快,我醒来后手习惯性的伸向裤裆时,老赵已经穿好衣服,见我被窝向上竖起,老赵直接拍了一下,“别你妈撸了,赶紧起床,咱们去城里,一会穿周师傅带来的衣服。”

  老赵找出一件皱皱巴巴的外衣扔给我,这次不能穿工作服,这次要比上次更漂亮的进城,而且,这次要是跟别人谈谈找工作,穿着铸造厂的工作服也是不方便。

  老赵这次终于把心思没有用在女人身上,看来,老赵是真的想走,我想,他应该是从头到尾地真害怕了。

  这次我俩没有哈哈大笑,因为身上地衣服其实不好看,也不太合身,尤其是我的衣服,除了褶子外,还有一个洞,老赵把最好地衣服留着了他自己。

  这次去城里,我跟老赵商定好一些事情,首先就是在日头还没有落下时候要赶到班车处,其次就是主要任务是看看哪里有招工的,最后就是多留意点。

  很快,我们在上次的地方下车,我俩决定往城市最中心走一走,上有一些干净地烟屁我俩就顺手捡着。

  现在已经到了冬季,很多人的衣服都加厚了,不像夏天,捡个烟屁是还能往女孩裙子里瞄两眼,现在女孩都穿着花花绿绿地外套,带着毛茸茸的帽子,裤子就有好多种了,穿牛仔裤的居多,还有穿很多我叫不上名字来的裤子。不管什么裤子,没有什么看头,最多就是看看被厚厚包裹起来地。

  城市里很多店铺门口都贴着招工的A4纸,我想进去问问,但老赵不让问,说咱们就是来考察考察,不见得一定进去问,要是问了不工作,那回来人情世故都走死了,最终的结果就是无法在城市里实界和平的第一步。

  于是我俩就游荡在城市的街道里,看到底有多少家有招聘,走着走着发现前面有一群人堆在大楼门口处骚动。

  我俩争着脑袋往里面看,我能看到的就是一些后脑勺,老赵个头高,还能看到里面。

  此时我们身后又堆积了一群人,我跟老赵想撤出来,实在是想不明白门里的俩活保安有什么看的。但背后的人群早就快把我俩挤成肉饼。

  我呼吸困难,很闷热,忽然间感觉到生命受到了,这让我撤回去的念头异常冲动。

  正说着,人们跃跃欲试地沸腾了,就停见里面喊,“都别挤,都别挤,要开门了!”

  人群呼啦一下子就冲进了楼里,“我要这个!我要这个!”人们疯狂地呼喊着,拽着穿着制度的小姐。

  楼里小姐的都是紫红色的,紧身,那是短裙,每个小姐都非常标准,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,一句话,没得挑了。

  楼中央有一个大台子,台子上好多小楼房,还有小公,小公两旁还有小树小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