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让我安静的把牛逼吹完之系列四十六

2018-03-27 01:48

  算命先生对老赵的手相惊恐不已,这让我跟老赵瞬间,不知道是好相还是坏相。

  “不是不是,手心的疤痕不影响。”老先生丝毫不看老赵,就拿着手像是观赏真品。

  “对,天煞孤星就是克夫,克妇,克子女,克亲朋,总而言之你能想到的都会克。”老先生眯着眼,似乎在回忆着什么。

  “唉,算了,如此,说了吧。”旁边的老先生也凑了过来,看了看老赵的手相。

  老先生默默地点点头,放开老赵的手,“这样东西就是你自己。天魔孤星就是专门克自己的。”

  “克分大小,你手上的疤给你破了一部分相,所以你的克就是小克。”旁边的老先生开始抢先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
  “那,我这克自己是怎么个克法?”老赵狐疑地看着自己那只习惯撸管的手,我想老赵一定认为是自己那双手撸管过度,重,克自己无后,想到这,我也看看自己的手,不仅背后时不时冒凉风。

  “我说吧,这个天魔孤星的手相就决定了你一辈子就是被人干的命!”旁边的老先生再一次按耐不住。

  “我操!”老赵一听这个立马急了,站起身就踹翻了小桌子,算命的竹签散落一地。

  旁边几个算命的显示一听这个动静立马手里提着马扎还有围过来,我跟老赵的周围瞬间就未满十来个算命先生。

  “老先生!”老赵一把鞠躬攥住算命先生的手,“您算的太准了,我长这么大就数您算的准,你说,我该怎么化解。”老赵丝毫不顾周围的人要打我们俩的意思。

  周围的人一看这个,有两个年长的算命先生把“哐当”扔在了一边,但是还有两个年轻点的算命先生手里依然紧握着。

  “小兄弟,这个化解嘛....是化解不了的,我不会作法,就算会作法也改变不了的安排,你以后遇事就躲着就行了。”

  “哦哦,好,给您。”老赵依然很利落的掏出一个五块的,“老先生,我就这五块钱了。”

  老赵站起身来扭头就走,周围的人群闪出一条道,我紧跟其后,我俩就这么走出人群。

  “貌似没有,我也不敢扭头,要不咱们赶紧跑吧。”我微微扭头试图用余光扫一眼身后。

  这次逃跑是最成功的一次,首先说背后就算有追兵也都是老弱病残的追兵,他们只不过数量上占有优势,其次就是我俩这次没有腿发软。

  老赵深吸一口,情绪放松很多,“,刚才要不是他们人多,非得抽死那老逼。”

  “哦,不不不,我是说,他说的都是假话,算命的么,都是骗子。”我这么说也是对于自己的一种安慰,现在本公子跟老赵是一条船上的臭虫,如果他没事克自己,想必本公子也要跟着倒霉。

  “我操,别别!老赵,那个人都多老了,你把人家给了你要养着他的。”我嘴上虽然这么说着,心里也是来气,好不容易逃出来,还要回去送死。

  “算了,那个老东西,别让我看见他,非得干死他,下次别拦着我。”老赵抽掉最后一口烟屁,往地上一扔,用脚狠狠地踩灭。

  我跟老赵又扯了一会蛋,班车来了,我俩大摇大摆地去,随意挑选座位。落座后老赵一直看着窗外,沉默不语。

  我被他这么一弄,也不困了,但是闭上眼睛心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,从开始离开老家,到铁轨遇上官兵打人,到餐馆老板娘,到铸造厂打架,打群架,打尖猴,打丑猪,打我的人,到被刘思洋叔叔的报复,到晚上诊所回来遇到枪击。这一幕幕零散的碎片从我的脑海中划过,有那么一瞬间,我相信了算命先生的话,而且推断出我也可能跟老赵一样是天魔孤星。